月出太平洋

月出太平洋

景观这东西很是醉人,景观摄影曾是我努力目标,当年还因此入手一台二手的 BRONICA 120 底片相机,扎实沉甸的金属机身与镜头,荼毒我肩膀好几年。当昆虫等生物陆续出现我镜头下,景观摄影渐渐被我冷落,充其量剩下记录周遭生态环境的简单需求。

拍摄景观摄影要有耐心,站在一堆架着三脚架的同好间,要有最早来最晚离开的斗志;要在下雨时热血冲出家门,祈求抵达拍摄点时拨云见日,「大景」就我一人独享的美梦。但梦之所以为梦,就是极少实现。

到台东后梦近了些,由市区驱车往东行,十分钟海天一线(台11线海岸公路),往西,约莫十分钟两山夹道(台9线纵谷公路),如此,我何须到海岸买块农地,冒着强劲海风与破坏海岸景观的骂名,兴建不属于太平洋海滨的地中海与欧式乡村建筑。只要兴致一来,推开窗门观测天象,摄影背包已準备好,单眼数位相机也早取代120底片相机,随时可轻鬆上肩,景观摄影的热情又回到我生活中。

「日出」与「月出」无疑是东海岸的景观特产,但我有一个景观摄影师不该有的大缺陷,就是我对日出「过敏」(早起是我的罩门),只好转战月出。

农曆十五前后,我开启中央气象局网站的「月出月没」时刻表:,农曆十五,月出时刻 18:59(日没时刻18:41),我暗想着月出时天空仍有微光,时机刚好。

月圆这天我来到197线道一处居高临下的弯道,远方太平洋与绿岛尽收眼底,近些还有富冈渔港一带海岸线。拍摄月出除了远方海面需澄澈无云,更不可缺少地景搭配,以免画面流于空洞。台东拍摄月出,怎可遗漏绿岛呢。

陆续又尝试几次月出拍摄,效果都不如预期,某次到太麻里一带试运气,无奈海面云层作梗,返家时汽车电瓶寿命恰至终点,只得在黑暗中等待救援,甚为沮丧,赫然发现,那天适逢中元节。

月出太平洋
曾有友人嚷嚷着傍晚要去海边看夕阳,我泼了他一大桶冷水,虽然后山日先照,但台东西边只有高耸的中央山脉,与西下的夕阳完全绝缘。对早起观日出完全没兴致的我,却找到观「月出」的乐趣,当月亮从太平洋彼端昇起,我把地球科学当魔术来欣赏。

摘自《台东之眼》

月出太平洋

数位编辑整理:吴柏菁,陈子扬
Photo:杨维晟提供

你可能喜欢的: